校园爱情

[日期:2019-06-26 ]
  

(一)

  “我不后悔研究生期间没有谈恋爱,我只是后悔大学(本科)时候没有轰轰烈烈谈一场恋爱。”老S瞪大了眼睛,扶了扶眼镜,很认真的说。

(二)

  羽和燕是我的大学同学,大二开始地下恋情,大三浮出水面。羽来自农村,燕则是本院骨科护士长的女儿。对于未来,他们其实也不自信,因为燕的工作家里会安排,至于羽,真的不知道自己的明天在哪里。

  无忧无虑的爱了三年,在临近毕业前两个月的某一个晚上,羽疲惫的回到宿舍默默地收拾行李,正在打牌的舍友愣下来,问:羽,怎么了?羽拿出一张疾病证明书,上面赫然写着:腰椎结核,住院手术。当时大家都傻了。

  “这个东西可能会传染,我……走了。”红着眼睛,羽搬出了宿舍。

  不久,羽住进了骨科病房——是燕的妈妈安排的床位。

  一次住院,两次手术, 10多万费用,羽的父母对着儿子总是笑着,但很多次,对着我们的面哭得淅沥哗啦,我们都不知道怎么安慰。

  住院的那段时间,燕一直都默默的陪伴着羽,一直反对她们交往的家人这次没有阻拦,因为,燕知道,这或许是自己和羽在一起的最后的几天。

  羽睡着了,大家和燕在安全通道的走廊聊。

  “也不知道羽啥时候能出院,到时候我们把他抬回去。”强抓了抓头发。

  “出院多久你们就能亲热了?应该过一年就可以结婚了吧?”伟不正经的问燕。

  燕苦笑了一下:“我们刚在一起那会儿,是快考试了,他缺了几堂课,找我借笔记,后来,慢慢的,我们发展了下来。我知道,家里反对,我妈很早就和我谈过,连房子都没有,怎么和他结婚啊。我知道,就现在的情况,毕业了也找不到工作,找到工作也赚不到买房子的钱,但我不知道会怎样结束,我就想干干净净的谈一场恋爱。”燕抽搐了一下。

  伟点了一支烟,狠狠地抽了一口,慢慢的吐了一个圈。

  “我知道我们会分手的,或许今天,或许今年,但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分手”燕边说边擦泪,强拿了一块纸巾递给她。

  擦了一把眼泪,燕接着说:“我现在不后悔,我想得最多的就是嫁个有钱人,越他妈的有钱越好,彩礼要多一点,一半给家里,不能白养活我这个不争气的丫头,另一半留给羽,以后的日子啊,他可能不能干体力活了,但他有钱就可以雇人干,是吧。”

  眼睛还是红的,但燕已经不再哭泣,因为,她是很认真的在说这句话。

  很快就毕业了,大家也各奔东西,给羽打过几次电话,他说过的还可以,谈到燕,他说:分手了,咱不能连累人家。

  只是,燕还未嫁。

(三)

  我和T是三年的高中同学,没想到,还能在一起读大学,彼此之间感觉距离更近了。

  大一的时候,听说T恋爱了,之所以这是一条新闻,是因为他的女朋友是基础学院院长的千金。那时候,我想,这家伙,真厉害,这么快就把院长的千金搞定了。

  很快,我发现,每次去找T他都不会在课室,要么在网吧,要么在打牌。我曾和他谈过,他说:在这个拼爹的年代,有能力的不如有人的。这句话或许是真的,因为在医科大学,不上课还能过考试的没几个,而T,是其中一个。

  大二的时候,我听说他们分手了,这个我不意外,因为这两鸟本来就不是一棵树上的,令我意外的是,不到一个星期,T就和另一个女生打得火热——这个女生是某县医院领导的女儿。

  后来,陆续的两年里,T换了好几个女朋友,大家也都习以为常并且总结了一条规律:T现任女友并不一定比前一个漂亮,但现任女友的老爸一定比前任女友的老爸厉害。

  那个时侯,我感觉,我们之间似乎有了一些距离。

  大三后半学期的那个女友是维持时间最长的,一直到毕业——因为她的爸爸是我们那里最大的三甲医院的院长。

  毕业的时候我们吃过一次饭,他请了几个朋友,也叫了我——叫我而不是请我,是因为人家都买了礼物,我没有。

  整个饭局的时间很长,我们的交流却很少,因为他们及他们的女人一直在聊宠物,香水,NIKE和阿迪达斯……,我不知道该从哪里插嘴。

  毕业以后我来到了广州,给T打过几次电话,他说过的很好,后来换了号码,但没有告诉我——我想,是因为其他人比我更重要吧,所以,我也没有再找人打听。

  直到去年回家,才听说他好像没有留在那家医院,但我已不关心。

(四)

  老S不久就要结婚了,新娘是他的研究生同学,他说,他很想找找自己未得到的那种感觉,但似乎总感觉缺少了什么。


秒速快3app|秒速快3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