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你同在

[日期:2019-07-18   作者:何菲燕   科室:外科ICU ]

  汪国真说:“我不去想未来是平坦还是泥泞,只要热爱生命,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我说:“我不去想日夜颠倒的我们有多少无奈,只要不忘初心,我们就是一个有温度的护理人。”

  2016年,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我毅然拒绝可以回家乡工作的机会,选择留在名人故里下茁壮成长并不断强大的中山市人民医院,用自己的行动践行着作为人医一员的职责。

  时光飞逝,还清楚记得第一个踏进的临床科室是内科,也是那时候才真正懂得什么是生命,什么是责任。每天我们都会面对不同的病人,内科病人大多数都是保守治疗,治疗时间也会相对比外科治疗时间长,长期住院的病人最需要我们给予心理上的鼓励。有时候利用做治疗的时间我喜欢跟病人闲聊,从中得知许多老爷爷老奶奶的儿子女儿都不在身边,生病也只有老伴陪着,这个时候他们最需要心理开导,能够跟他们亲切的说上几句话,他们会觉得特别暖心。我国首届南丁格尔得奖者王琇瑛说:“病人无医,将陷于无望;病人无护,将陷于无助。”我们需要解决的不仅仅是病人身体上的病痛,更多的需要从心理上去鼓励关怀病人,才能达到最好的治疗效果。

  用左手温暖自己的右手是自怜,用双手去温暖别人,就是一种最自然的善良。规培了差不多两年的经历让我意识到护士的工作不像别人想象中那么伟大,也不像网上各种赞誉那样美好,它很平凡,但可贵的是,我们每一位穿上这身白衣的人都能坚守这种平凡。进入外科监护室几个月时间让我深刻意识到在面对生死的病人面前,所有鼓励的话都显得那么苍白,我们能做的,只有伸出双手用心去温暖他们生命中最后意志。

  第一天进入外科监护室的我很害怕,看着一个个气管切开不能言语的病人,一个个昏迷卧床一动不动的颅脑术后病人以及监护仪发出的各种警报声,那一刻我真正意识到了生命的脆弱。上护理班的我都会很小心的给每位病人做基础护理,用自己微小的力量帮助他们减少哪怕一点点的痛苦。记得曾经给一位阿叔做基础护理,他是我们科少有的清醒病人,阿叔因为各项指标没有达到可以出普通病房的标准,在我们科住了一个多星期。那天给阿叔做基础护理是他在我们科的第五天,刚到隔壁床的时候我就听见阿叔一直在自言自语,向管床的姐姐了解才知道,阿叔这种胡言乱语情况属于我们科特有的“ICU综合征”,经过姐姐的解答才明白其中的含义。监护室是一个封闭式治疗模式,病人和家属相处的时间只有每天规定的探视时间,这时候的清醒的病人会相对缺乏家人带来的温暖,也特别容易出现这种症状。走到阿叔床边跟他讲话,阿叔还是可以很清醒的和我交流,阿叔告诉我说他生病住院花太多钱了,还担心儿子没娶上媳妇,怕治疗耽误了孩子的大事,同样作为女儿的我明白这是父亲在生死面前最大的牵挂。我握着阿叔的手告诉他,把病养好了出去就可以看到儿子娶媳妇生孙子了,阿叔竟乐呵乐呵跟个孩子一样笑了,还非常配合我完成基础护理。当我做完的时候阿叔还跟我说了一句,他说:“对不起,你们辛苦了。”那一刻我心暖了,病人的理解比什么都来得重要,心里也默默告诉自己,我们一起努力,我们与你同在。

  南丁格尔说过:“护士要有一双愿意工作的手和一颗善良的心”。每天我们的工作会很繁忙也会面对不同的问题,这时候不仅需要认真的完成工作,更需要一颗强大的内心去理解接受这份特殊的工作。面对日益严峻的医患关系和工作的压力,也会有少许的同伴选择离开这个行业。庆幸的是,我仍旧是那坚持大军中的一员,我坚信,只要不忘初心,我们会一直在。

  汪国真在热爱生命中告诉我:既然选择了护理,便只顾风雨兼程。未来的日子里,无论遇到什么,我都会坚持最初的梦想,做好每一件力所能及的事,立志做一个有温度的护理人。


秒速快3app|秒速快3网站